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» 新闻资讯 » 行业新闻 » 一个护士的回忆:兵荒马乱的ICU,约束带也是生命带

一个护士的回忆:兵荒马乱的ICU,约束带也是生命带

浏览数量:7     作者:本站编辑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8-12-07      来源:本站

儿子不来探望的婆婆

第一次认识到约束带的必要性是在入职第一个月。

每年七八月正是医院最忙的时候,来自全国各地的病人涌入科室,胰腺炎与热射病一室,精神病共吸毒者聚首,医生护士应接不暇,脚不沾地穿梭于病人之间,忙得喘不过气。匆匆做完入职培训和实地带教后,护士长嘱咐其他颇有年资的护士多加照拂,就开始给我们三位新来的小护士排班,委以单独管理病人的重任。在ICU,能被赋予单独管理病人的权利,责任与荣誉兼备,紧张与兴奋交融。

然而,还没等我缓过兴奋劲儿,病人倒先给了我个下马威。

15床的阿婆是因颅脑外伤被送进来的,来时表征凶险,经过几天治疗,生命体征已十分平稳,只是身体部分机能尚未恢复,还继续保留着尿管和胃管。

我从老师那儿接手时,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她身上的各种管子:阿婆苍老的脸上千沟万壑,皮肤松弛湿黏,从鼻腔里穿出的细长胃管被拐了个弯儿用医用胶带贴在左脸上,氧气管与胃管挤在鼻孔处,缓缓输入纯氧。

接完班后,老师将我拉到抢救车一旁,小声告诉我:“这个阿婆到我们科室后,家属只来看过一次,后面推说忙,就再没出现过。前几天她一直吵着要见儿子孙子,这两天开始情绪低落,怕她出现‘ICU综合征’,我们已经撤了约束带,你记着多跟她聊聊天。”

“ICU综合征”是我们科室的常见并发症,多发生于孤独老年患者或有脑血管疾病的患者,临床表现以精神障碍为主,一般转入普通病房后就能缓解、消失。听老师的介绍,阿婆确实是该病的高风险患者,我心领神会地冲她点点头——“唠嗑什么的我最在行了”。

到了该喂药的时间,我将阿婆的药放入研钵中捣碎,用温水冲开,拿50ml的大针筒吸取药液,然后打开胃管给她喂药:“婆婆,你看今天天气还挺好的哈!再等两天你转出ICU,就可以出去散散步了哈!”

阿婆缓缓挑起耷拉的眼皮看了我一眼,沉默不语。

自然,这点小挫折我是不在意的:“婆婆,你躺累了没有?要不要我把床摇起来你坐会儿?”

她阖了阖眼,依然沉默。

“我看您现在恢复得挺好的,明天应该就可以拔胃管尿管了哈……”

“您觉得冷不冷?我把空调开高点?”

“婆婆你看你还挺内向!跟我摆两句龙门阵嘛。”

“您是不舒服还是不想说话呢?”

……

徐志摩那首诗咋念来着——沉默,是今晚的康桥。我的聊天大业未半而中道崩殂,顿觉挫败,将她安置好后,我一边埋头开始写护理记录单,一边筹谋着新一轮的语言攻势。

提笔还没写两句,阿婆却突然喊了句:“护士,开水开了!”

这一声惊得我一脸懵X,抬起头刚要询问,却见她已一把扯出了带着粘液的胃管大力甩在地上,骂骂咧咧撑起上半身就要下床。这突如其来的精神谵妄打得我措手不及,我呆了两秒,反应过来,一个大跨步过去就将她摁在床上,大声呼叫增援。

隔壁病房的护工一路小跑而来,三个人好不容易才将剧烈挣扎的阿婆控住手脚,我从物资室手忙脚乱地拿了一团约束带过来绑她时,她还兀自高声骂道:“我说开水开了你们听到没有!快去倒水!开水烧开了我要把你们告上法院!”

她语速很快,唾沫横飞,鼻端还残留着被胃管带出的乳黄色营养液,额角的青筋因情绪剧烈起伏而显出一丝狰狞。

管床医生闻讯赶来——他前几分钟刚好下了“拔除胃管”的医嘱,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执行,阿婆倒是自己上手拔了。

“这个病人前两天就有‘ICU综合征’的前驱症状了,我不是叫你们多跟她聊聊天吗?!”医生有些没好气地瞪着我。

“聊了呀,而且聊得挺认真的......”我声音弱了几个度,“但是她不理我,她只想见她儿子孙子来着。”

“家属呢?没来?”

“没有,就第一天来办了个手续,之后再也没来过。”年资稍长的护士替我回答,“这些天我们一直给家属打电话,让他们每天探视时间来陪陪病人,但她儿子一直推脱,说做生意太忙,我们说让他媳妇儿带着孩子过来也行,他又说病房里病菌太多了,小孩子抵抗力低,去了容易生病……”

“狗日的,养这种儿子真还不如养块叉烧!给家属打电话!让他今天在探视时间必须来一趟!”

那天下午,阿婆的儿子终于一个人来了。同事偷偷告诉我,阿婆住进ICU的第一天,她儿子是带了媳妇儿来办入科手续的,那女人浓妆艳抹,踩着十厘米的细高跟,一双韩式平眉拧得都快打结,口罩戴了两层还嫌不够,不停催促她老公离开:“快点行不行?医院里本来就到处都是细菌,ICU这种经常死人的鬼地方更加脏得很,给办个手续你自己来就行了呗,还非要拖我来。我来了未必老太婆的病就能好?”说话期间,有路过的护士不小心挨了她肩膀,她立即像沾染了致命病毒一样,大声嚷着让护士赶紧给她拿一瓶消毒喷雾。

阿婆儿子的嗓门极大,一字一句刺入我们的耳膜:

“啥子意思?!我妈来的时候都是正常人,咋个在你们医院医了几天反而成了个神经病?!”

“我们少看两眼她就疯了?那还要你们医生干啥子!你们是吃屎的吗?这明明就是医疗事故!出了事还把责任往家属身上推!”

“我不管,我必须找你们院长,我倒要问问他,你们是咋个在救人的?居然还把人救进四医院(本地精神病院)了!”

......

“您母亲本来就性格内向,生了病住进ICU这种封闭的地方,本来心理上就更焦虑恐惧。我们医护人员也是天天想尽办法哄她聊天的,但归根到底,我们说一百句话,都抵不上你们家属来看她一眼。”管床医生强压着火气,慢慢跟他解释。

这件事闹了好几天,最后以医院领导承诺减免阿婆住院的所有费用收了场。

之后交班时,护士长也将我作为反面典型批斗了很久:“你想想,要是医生并没下拔除胃管的医嘱,或者她拔的是尿管,扯出来的时候撕裂了尿道怎么办?”

那次之后我才开始明白,在兵荒马乱的ICU,约束带也是生命带。

相关产品

内容为空!

首页

东莞市蒙泰护理用品有限公司

厂址:东莞市南城区宏远路10号
邮政编码523000
联系人:邱经理
电话:0769-22909950
邮箱:1836170589@qq.com

在线留言
友情链接             蒙泰护理 综合站             蒙泰护理 阿里旺铺           护理之声